道門法則 第一百一十三章 磚窯和煤礦(為冥冥之中聖誕節盟主加更)(1/2)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複製
    從這一天開始,黎大隱的日子更加忙碌了,除了繼續打理修行球大賽,他又將精力分出來一部分,向“在大江上建一座橋”的宏偉構想傾斜。

    到了二月底的時候,慈善金在四季錢莊京城分鋪的存銀量達到了十萬兩,第一步計劃開始啟動。

    其實趙然表示過,什麽時候啟動,不用看慈善金的積存量,隨時都可以開始,但黎大隱依舊不放心。

    沒有見到將來收益的真金白銀,僅僅憑借著預估就開始花錢,總是令他很不安。萬一出了什麽意外,這邊大筆大筆往外掏錢,那邊銀子卻跟不上了怎麽辦?這種資金鏈鍛煉的情況想起來連睡覺都不踏實。

    如果不是趙然拿著一份四季錢莊江西總店開具的授信額度證明扔在他麵前,他恐怕要等到積儲量超過二十萬兩時才敢開始。

    這張證明上明確表示,慈善金賬戶上全年可隨時借貸的上限是五十萬兩,年息百分之八。這是個很低的收息,是純陽閣對修行球大賽的無比信任。

    汪宗伊陪同趙然前往聚寶山下,考察官窖村的恢複情況,這裏原先有二百多座磚窖,在汪宗伊近月的努力下,已經有一半的窖口恢複了生產。今天正好是開窖的日子,雷善陪著趙然等候了許久,待試製青磚出窖,便立刻帶著兩位大匠師上前檢驗品質。等查完之後向趙然點頭,於是趙然當場拍板,和窖長簽下了包購文書。

    汪宗伊重點陪同趙然考察的是離此不到一裏地的另一個窖廠,這裏新建了三座磚窖,同樣的生產品質令雷善頗為滿意,但趙然卻注意到,主持這三座磚窖的老匠師與他前些日子過來時所見的官窖村大匠師是同一個人。

    趙然無心追究這裏頭的貓膩,更不會管這處窯廠歸誰所有,同樣甩下了一份包購文書,同時讓雷善將輪窯法的圖紙和說明送給了這位大匠師。

    大匠師粗粗看了一遍頓時驚異萬,不顧上下尊卑上前詢問趙方丈這圖紙和說明的來處,想要知道究竟是哪位先賢所創,見諸於哪部經典。

    趙然仰望天際,似乎沉浸在了某種回憶當中,然後輕輕歎了口氣,告訴這位大匠師,此法來自海外一個叫澳宋的大洲,為五百仙人傳世之作,以之為鑒,可啟大明之盛世。

    一番話,聽得汪宗伊、雷善和大匠師等人傾慕不已,共同仰頭追思。

    從二月底到三月初,趙然連續考察了五座窯廠、六處煤礦,汪宗伊全程陪同,這樣的熱心程度,連趙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說了好幾次,讓汪府尹無需處處相陪,派個心腹幕僚來便可。

    但汪宗伊卻吹胡子瞪眼,直說:“趙方丈你把本官當成什麽人了?趙方丈為了京城百姓風吹日曬不辭辛勞,本官身為府尹,更當盡心竭力才是,難道在趙方丈眼中,本官是個養尊處優不通民生的官麽?為官一任,自當造福一方,什麽在衙中坐鎮之類的話語就不要再提了!”

    趙然隻得竭力安撫,不停口的道歉:“汪府尹息怒,是貧道錯了!貧道給汪府尹賠罪了!”之後又道:“產能還是不夠啊,磚窖如此,煤礦亦如此。”

    當汪宗伊再次追問究竟時,趙然將他拉到了上次與黎大隱指點江山的獅子山上,手指大江,豪邁的喊出了相同的話:“我有一個夢想……”

    汪宗伊沒有如黎大隱一般說“你瘋了”,凡俗之人對於修士的信心,比修士們自己都強得多。他關心的是,這麽大的一個工程,趙然可以砸多少錢。

    於是,趙然再次將那張隨身攜帶的四季錢莊授信證取了出來,於是,汪宗伊被上麵標明的每年五十萬兩授信額砸懵了。

    到了晚間時分,趙然正在書房中和前來-->>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