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來 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1/8)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複製
    陳平安摘下養劍葫,喝了口酒,看了眼山腳牌坊的匾額,說道:“字寫得不如何,還不如路邊杏花好看。”

    這座宗門名為鎖雲,位於北俱蘆洲中部偏北地帶,擅長降真拘鬼、煉製山香和繪畫門神。

    北俱蘆洲的仙家門派,是浩然九洲當中,唯一一個,家家戶戶都會對各自祖師堂打造陣法的地方,而且最為不遺餘力,別洲山上,重心多是維持一座護山大陣,更多是對祖師堂設置一道象征性的山水禁製。

    劉景龍心聲問道:“接下來怎麽說?”

    問劍祖師堂這種事情,劉景龍還是第一次做,本來他的意思,是兩人身形不用落在山門這邊,直接禦風懸空停步,與陳平安遙遙遞出幾劍,將那祖師堂一分為二,就可以收工,打道回府。

    至於鎖雲宗的祖師堂陣法,幾座主要山峰的山水禁製,來時路上,劉景龍都與陳平安詳細說了。

    不過陳平安沒答應,說陪你一路禦風跑這麽遠的路,結果隻砍一兩劍就跑,你劉酒仙是喝高了說醉話嗎?

    陳平安說道:“怎麽說?上山去,咱倆一路走到祖師堂門口再出劍。”

    劉景龍的那把本命飛劍,是陳平安見過劍修飛劍當中,最奇怪之一,道心劍意,是那“規矩”,隻聽這個名字,就知道不好惹。

    何況一把“規矩”,還能自成小天地,好像單憑一把本命飛劍,就能當陳平安的籠中雀、井中月兩把使喚,人比人氣死人,虧得是朋友,喝酒又喝不過,陳平安就忍了。

    劉景龍提醒道:“我可以陪你走去養雲峰,不過你記得收著點拳腳。”

    陳平安將養劍葫重新別在腰間,笑道:“有數的。”

    兩人眼前這座鎖雲宗的祖山極為神異,形若枯木一截,嵖岈四出,半腰處半數山體斷絕去路,隻餘一側嫋繞而起,然後又化作數座峰頭,高低各異,其中一處好似筆架,山色青翠,仿佛群芝生發,依稀可見,有崖刻榜書“小青芝山”,另外一高峰極為險峻,頂部有孔洞,四壁嶙峋,好似天邊掛月,而鎖雲宗的祖師堂所在山頭居中最高,名為養雲峰。

    宗門輩分最高的老祖師,仙人境,名為魏精粹,道號飛卿。

    當代宗主楊確,玉璞境,道號官梅。還有個九境武夫的首席客卿,崔公壯,暫時不知是否在山上。

    是個大宗門。

    除了擁有兩位上五境坐鎮,各峰還有數位成名已久的地仙修士。

    陳平安試探性問道:“山上強敵如雲,你真不需要喝口酒壓壓驚?”

    劉景龍笑嗬嗬道:“舊債一大堆,我一般不罵人。”

    東寶瓶洲的魏夜遊,北俱蘆洲的劉酒仙。

    歸根結底,拜誰所賜?

    陳平安拍了拍劉景龍的肩膀,“對,別亂罵人,我們都是讀書人,醉話罵人是酒桌大忌,容易打光棍。”

    陳平安這次造訪鎖雲宗,覆了張老者麵皮,路上早已換了身不知從哪裏撿來的道袍,還頭戴一頂蓮花冠,找到那門房後,打了個道門稽首,開門見山道:“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叫陳好人,道號無敵,身邊弟子名為劉道理,暫無道號,師徒二人閑來無事,一路雲遊至此,習慣了直道而行,你們鎖雲宗這座祖山,不小心就礙眼擋路了,故而貧道與這個不成材的弟子,要拆你們家的祖師堂,勞煩通報一聲,免得失了禮數。”

    那個鎖雲宗的山腳門房,是個年輕麵容的觀海境修士,其實年紀不小,也是見慣了風雨的,聞言後依舊目瞪口呆,久久都沒能回過神。

    眼-->>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