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符的恐怖故事集 第六章 寶物(1/2)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複製
    “南無妙法蓮華經”就在森羅斬殺那無法殺死的對手時候,身後傳來一連串的誦經之聲,森羅那空空的黑色腦殼裏卻聽得懂這些經文,而且還能知道這是出於哪一部佛經。“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崛山中,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無複煩惱”誦經之聲雖輕,但是卻恍若黃鍾大呂,“可惜對那死鬼無用。”森羅的下顎骨張合了幾下,算是他的冷笑。

    “大和尚,念地藏王菩薩本願經。”森羅平靜地說了一聲,刀光如雪,五代國光的刀刃橫切過眼前的幹屍,將這頭妖鬼連人帶刀一切兩斷。骸羅念起地藏本願經,不過對於這七人禦前依舊是沒有用,這不是現在的法力僧用佛經能夠超度的惡鬼,這些惡鬼原本也是修驗道中之人。森羅的刀光如同暴雪,如同閃電,總是能夠將那些幹屍直接斬殺,但是確實無法殺死它們。

    森羅自己也是骸骨,穿著簡陋盔甲的下級武士的骸骨,但是感覺到手裏刀法的純熟如意,這家夥也不知道自己生前到底是什麽樣的劍豪。森羅也是妖鬼,手裏的刀自然也是妖刀,奪取人生氣的妖刀,隻是眼前的幹屍無生氣可奪,他也隻能一次又一次地砍倒眼前的對手。七人禦前確實是可怕的鬼,在力量上遠遠勝過凡人,而且它們幾乎是不死的,但是在武藝上卻還是有所欠缺,至少生前那嫻熟的刀法隻能機械地使出,屬於生靈的隨機應變已經沒有了。森羅被對手的刀也砍到過,跟那七個幹屍不一樣,他的骨頭被砍斷了就是砍斷了,沒法自己愈合,但是如果將斷骨接在原本的地方,在一陣黑色的氣息嫋繞之後還能長好。

    隨著時間的流逝,七人禦前逐漸地脫離了戰鬥,如果森羅是活人的話,或許這七個鬼還會有興趣戰鬥下去直到將他斬殺,但是森羅跟它們一樣是鬼,那就很沒有意思了。這七人禦前也跟其他妖鬼不太一樣,沒有什麽感情,於是它們倒也不會生氣,直接陸續撤離了戰鬥就走入了深山。森羅站在原地,雙手拄著長刀五代國光,身後的骸羅法力僧不知何時已經離開,或許他認為兩個妖鬼之間的廝殺,不管是哪一個成佛都是好事吧。

    森羅鐵鏽色的骷髏眼窩裏沒有光芒,讓麵對這個骸骨武士的都沒法判斷這個鬼到底看不看得見,骷髏的臉上也沒有表情,站立了很久之後,森羅彎下腰開始撿拾自己被砍斷的骨頭。“怎麽沒法用了?”這骷髏拿著一根肋骨比劃到自己的斷骨處這裏被砍斷了三根肋骨,如果是一個活人的話,這一刀深入胸腔,基本上可以說將一個人豎著砍開了。現在他手裏的骨頭枯黃發幹,一點鐵鏽色也沒有,就好像那種枯幹了十幾年幾十年的骨頭,脆弱不堪。

    這根肋骨根本沒法重新連接,不但是這根,與這根肋骨一起被砍斷的其他兩根肋骨同樣也是這樣發黃發幹。沒法再度生長到原本斷裂的地方。而另外一些骨頭比如被削掉一大塊的盆骨,這塊骨頭依舊是鐵鏽色的,然後按在被削的地方之後冒出來一股黑氣,隨後就愈合了。森羅低下了骷髏頭看著自己的胸口,從破掉的桶川胴看過去,缺了一個大口子,骸骨武士發出了一聲歎息,將手裏的骨頭丟掉,隨手將已經入鞘的五代國光往腰間一插,拿起了十文字槍走了。

    森羅回到了原本的洞窟,再一次坐到了屍骸堆上,仿佛又變成了其中的一具骸骨,淡淡的黑氣在他的身上盤旋,原本斷掉的肋骨正在一點點地重新生長,而破掉的桶川胴也扭曲著自我愈合。

    這個世間已經是亂世,德川家的天下從來都不穩,四處都發生了戰亂,仿佛數十年前的戰國再度重臨人間。而在世界範圍內,這樣的亂象也在擴大,黑暗的勢力仿佛一夜之間擴散到了全世界,而且對人間世造成了嚴重的影響,妖魔鬼怪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現,諸多惡行就這樣上演。當森羅從困乏感-->>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複製